林城

Over seas and coast to coast,to find a place I love the most.
The days we had.
The songs we sang together.
And you my love
I'm holding on forever .

【APH/耀all/历史向】火光

前期无cp耀单人 后期cp很杂 左耀无差 估计历史向中长篇

 

私设多【尤其耀君】和本家设定的服装性格都不一样

性格温柔腹黑但和国民有关的事绝对不手软纯爷们黑化有

资料大多来于网上,有些是自己的见解,不必深究,不喜欢勿喷,直接退出

有借鉴会标明,如果侵权真的求告知马上删

设定中国是一所大房子很多房间的那种

耀君在外中国在内中国大陆,但是只有一个中国,房子里国拟只有耀君一个

耀湾港澳亲情向唯一有感情的就是丝路组【而且基本还是友情向】

 

零.启始

他是炎黄大地的第一个生命,也是华夏子民的最后一位守护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公元六千年前。①

天苍苍,野茫茫。

大地一片荒芜,丛林密布,野兽成群。

千沟万壑的黄土地,仿佛从云端泻下的无名川。

一成不变的大地似乎有了一点点奇妙的鼓动感,但这对皮糙肉厚的它似乎不痛不痒,但好像一切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变化。

王耀觉得周围很温暖,又觉得很闷,好像被一层厚厚的纱蒙住了,周围没有红,没有绿,是一片片的灰黄,他睁不开眼睛,手脚也动弹不得,人们模糊的意识,似乎总也不能让他出来透口气,把这世界看得清清楚楚。

安静的可怕,偶尔有一点声音也是河的轻轻澎湃声,歌谣没有具体的文字,只是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念着什么。

王耀其实能看见东西,但是只有一点点火光。在漫漫长夜里,自从那个叫好像“燧”的人点亮了一点点的光,他睁着眼睛看那一点点新的事物,火光映在他的眼睛里,温暖的金,浓烈的赤,慢慢融化在他的眼睛里。只是之后就没人再来过了,他就只能在这片黄土地下继续睡着睡着。

石器的摩擦声,折断木头的咔嚓声,汩汩的饮水声,厚重的刨土声。

终于来了吗,王耀当时对“时间”这个词还没有具体的概念,甚至他往后都没有分清,到底是炎黄身上流着他的血,还是他身上流着炎黄的血。或许不是炎黄的血,但太久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去想了。

王耀并没有常人的襁褓时期,他只记得从大地里爬出来的时候,双脚摇摇晃晃的很久才站稳,夜晚的风寒冷还卷着黄沙,河水还在拍打岸。周围人都在“咿咿呀呀”的喊,脸上有惊讶有欣喜,张着嘴瞪着乌黑的眼睛手舞足蹈的,也说不出来想表达什么。

远处走来一个穿着什么动物皮的人,衣服简陋的说不上是裁剪过的,更像是硬生生撕裂的,脖子上还戴着估计是河里的鱼骨,还有一些石块串在一起成的“项链”。

那人脸上有两双眼睛,但是面容很和善所以王耀并不怕他。事实上那时长得奇怪的人很多,甚至不太能称为是人。但王耀也是后来长大了一点才知道平常人是什么样子的。少年时的见识,让王耀后来都没什么东西因为奇异的外表让他怕过的。

那人用同样乌黑的四只眼睛盯着王耀的眼睛看了一会,然后捡起了一条树枝,在河边的黄土上,画了一个“山”字形的图案,王耀望了望旁边的山峰,疑惑地看着他。

那人也不气只是静静的笑着,举起火种,指了指。

然后把火把高举过头顶,旁边的族人,都做出恭敬的姿态。火光照在他们的脸上,他们也尽力汲取着温暖

所以少时的王耀脑海里就有了这样一个概念。

火光一出,必耀四方。

三岁定终生。

王耀也在这样的环境一点点成长起来。

他拿过羲和的金簪,后羿的弓弦。搬过女娲的巨石,琅嬛的典籍。

这样的日子,温暖而简朴,没有后来吃到的那些鲜肥滋味,没有穿着那些绫罗绸缎,他只是饿了吃着煮熟的黍稷,渴了喝一口拿树枝拨弄开泥沙河水。

后来王耀知道了江,才知道不是所有的谁都是这样有肥厚一层泥沙的。

可是他还是喜欢那段听着树叶沙沙声,黄河澎湃声,鸟儿鸣叫声,树木燃烧声的日子。

他好像什么都不用背负,在这片无边的大地上,伴着月光随处而眠,什么都不用想。

天地之大,那里容不下这样一个普通的少年呢。

可王耀慢慢就觉得不对了。这世界节奏慢得出奇,所以他也后知后觉的出奇。

如果棋盘旁边只有一个操纵者,那么是不是游戏就变的无聊至极。

①华夏第一村,表明中华民族的文明史还要从8000年向更久远的年代延伸。黄土高原的农业发展,也是中华民族的根,演变为图腾“龙”玉,大家都知道华夏文明不止五千年,我自己信服八千年文明史,大家有兴趣可以搜索。七八千年前开始萌发,五六千年前开始发展,三四千年前开始成熟。我们的华夏文明,不输这世上任何一国。(有借鉴)


评论(4)

热度(20)